并不知道他这篮球场上装了个逼不仅震倒了体育

接下来的三球,刘浪用超人的速度让防守者连衣角都没碰到就杀到篮下打板上篮一球;用强壮而有力的身体靠着足足三个大小伙子以令人瞠目结舌的蛮力挤进三秒区勾手进一球;最后一球则是干脆从罚球线起跳,滑翔了一米之后,将球扔进了篮筐。
 
    刘浪的本意当然是想效仿未来的乔帮主来个罚球线起跳劈扣,只可惜重达200斤的体重妨碍了他的飞翔,巨大的地心引力终究没让他成为超人,“轰”的一声站到地面的同时,刘浪只能无奈的选择将球扔进了篮筐。
 
    不过,这已经让人快惊爆眼球了。急停跳投、三分远射、速度过人、背打、滑翔扔球,刘浪用五种不同的技术演绎了他拥有说任何人篮球水平不行的资格。
 
    小洋妞儿和华清学子们一样,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场中那个牛逼哄哄的胖子。
 
    胖子不吹牛,靠的是实力。
 
    看看同样直咧嘴的泰森,小洋妞儿忍不住有点儿头疼,上帝啊!您是怎么造出这样一个妖孽出来的?
 
    熊真和几十名天之骄子的脸色同样不太好,没人愿意看到一个装逼贩子还有特么真有装逼的本事不是?
 
 第523章 再见叶大家
 
    “先生,你赢了。”熊真脸有点儿红,但依旧勇敢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刘浪笑了。
 
    这个人,和历史中记载的一样,不仅拥有一颗天才的头脑,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颗正直的心。
 
    由他,做为独立团首席军工是再合适不过,哪怕他现在还只是一名青涩的小青年。
 
    摇摇头,刘浪很认真的说道:“不,你没败,是我输了。”
 
    “这。。。。。。”熊真微微一愣,脸色却更是难看起来。
 
    他已经想过眼前这个在力量、敏捷、技巧上全面碾压自己和同学的胖子会说出各种高高在上的话,他也准备接受了,那是胜利者的权利,但却没想过胖子会这么谦虚,谦虚的都有些过头了。
 
    这是反讽吗?
 
    “你说得对,篮球是一种团体协作的运动,可我,却只有单打独斗。如果换成是在战场,胜利者只能是你,而不是我这种逞个人英雄的人。”刘浪拍拍熊真的肩膀,很装逼的又留了一句,“少年,努力吧!祖国的明天是你们的。”
 
    “啊?”熊真和天之骄子们一呆。
 
    称呼这位先生是敬语,可这位,还真的是把自己当先生了,教育学生呢?
 
    等回过神来,装完逼的胖子已经走出了运动场,远远的丢过来一个声音:“对了,我不是先生,我叫刘浪。”
 
    刘浪?这名字貌似有点儿耳熟呢?熊真有些挠头。
 
    “长官,人家貌似没问你名字啊!”当了半天人桩的孙无法终于忍不住插了句嘴。
 
    刘浪忍不住怒瞪自家这个不知趣的小排副一眼,他们不知趣不问名字,还不准老子主动说啊!
 
    不说的话,先前半天劲不是白费了?
 
    不得不说,刘浪这主动亮名号的一招还是管用的。
 
    熊真没挠头多久,就呆住了。
 
    刘浪刘团长,可不就是那位在长城之战大放异彩的民族英雄吗?十数日之前他和同学们还集体讨论过他来着。
 
    虽然没见过刘浪,但熊真很笃定就是他,叶先生对刘上校的外貌没多做详细评述,只说了一句,那是一个神奇的胖子。
 
    没错,除了那个神奇的胖子,熊真不相信这世上的胖子都那么牛叉。也许,只有在战场上杀日寇如屠鸡的战斗英雄才会轻易扛着三个大小伙子将球放进篮筐吧!
 
    想起名闻全城的北方大军授勋大会刚刚结束不久,刘浪就来华清园,他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自然是来找叶先生的。
 
    想到此处的熊真眼前一亮,喊来一个身体敦实的队友和一个身形消瘦一直在一旁呐喊助威的同学,这两位先是低低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同样面露喜色的三人嘀咕了一阵,便追着刘浪等人的身后跑了过去。
 
    刘浪并不知道,他这篮球场上装了个逼,不仅震倒了体育方面有特长的熊真,还附赠了俩,日后被称之为独立团黑科技三杰的三个青年从这一刻起就坚定了要去四川广元华清理工院校外实习基
    刘浪甚至考虑是不是要给自己弄个大金链子挂脖子上,任何时代,缺啥都不能缺钱啊!包括搞科学研究的大师们。
 
    叶企孙在华清园的名气自然是不用说,在问过几个学生之后,刘浪就顺利的找到了叶企孙的办公室。
 
    听到敲门声喊了声请进的叶企孙看着大踏步走进来的刘浪先是一阵讶异,接着便是一阵大笑,欣然站起身和刘浪握手致意。
 
    这态度,和先前那次上海相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那时刘浪是上校,现在亦是上校;虽然那时刘浪荣获青天白日勋章,此时亦是荣获青天白日勋章;虽然那会儿刘浪是个胖子,现在亦是个胖子。
 
    但,经过长城一战,刘浪已不同往日。
 
    一个率领数千将士一战覆灭日寇数万的上校,自然远非一个凭着小伙儿火力壮完全二愣子精神闯进敌营一炮端掉日寇联队司令部而获升的上校所能比拟。
 
    无论从威望还是真实的战绩上,刘浪都值得叶企孙这位物理大家起身相迎,至少叶企孙是这样认为的。
 
    “叶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刘浪这些天军务繁忙,未能抵达北平之日就前来拜访,请先生恕刘浪不敬之罪。”刘浪文绉绉的一番开场白让一旁的小洋妞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货还真是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