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伟另两个学生自我介绍的名字让刘浪脸上的花

不过,小洋妞儿对叶企孙也不禁刮目相看,一个中国普通的大学教授,能得牛哄哄的刘上校如此谦逊,那也得有他的本事。
 
    至少,在小洋妞儿的印象中,刘浪可从未对其他人如此过。包括她这个罗斯家族的嫡系在内,刘浪爱理不理的态度让人狠得牙痒痒。
 
    “哈哈,刘团长言重了,此次长城一战,若不是刘团长率领着独立团大放异彩一战击溃日寇第八师团,我中华民国可谓是一败涂地了。”叶企孙说完,脸色一肃,退后一步,冲刘浪深鞠了一躬,“说起来,我还要代北方千万百姓感谢独立团将士的浴血奋战,也要代我华清园上千学子感谢前方将士们的牺牲才能让他们能继续安然完成学业。”
 
    刘浪哪能让大师给自己弯腰,不待叶企孙腰弯下去,慌忙上前一步扶起,正色道:“叶先生这是说到那里去了,保家卫国是我辈军人之职责,先生还记不记得刘浪先前说过的一句话,不能退,刘浪和我独立团二千五百将士只不过践行了这句话罢了。”
 
    “哈哈,好一句不能退,叶某领教了,相信日本人也领教了。”叶企孙不由仰天长笑,目光中微露晶莹。
 
    刘浪亦心潮澎湃,无论未来还是现在,这都是一位最令人值得敬佩的大师,没有之一。他的名字,必定会在历史的星空中闪耀,和他的那些优秀的学生们一样。
 
    “先生,我的诺言兑现了,不知道,先生的诺言什么时候兑现?”刘浪灿然一笑,问道。
 
    “我的诺言?”刘浪的话题转换过快,让叶企孙微微一愣,继而拿手点点刘浪,“你这个小家伙儿,还担心我老叶赖账是怎么的?”
 
    也不直接回答刘浪的问题,把目光投向小洋妞儿,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来自美国的劳拉小姐,她听说我要来拜访您,就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来,您的大名,估计早已漂洋过海。”刘浪听叶企孙不会赖账这一说之后,也放松心神和大师开起玩笑来。
 
    “原来是罗斯家族的劳拉,怎么样?东胡遗址考察顺不顺利?给汤姆斯教授的论文完成了没有?”叶企孙却不接刘浪的茬儿,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冲小洋妞儿说道。
 
    这次,轮到小洋妞儿瞪大眼睛了。
 
    眼前的这个普普通通穿着中国旧式文人长袍的儒雅中年人,不仅一口英语说得极棒,他又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
 
    小洋妞儿敢确定,就是刘浪,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是谁。他听得懂英语吗?
 
 第524章 胖子团座出的考题
 
    大师也会装逼。
 
    刘浪翻着白眼望天花板。
 
    想欺负哥们儿听不懂英语?
 
    好吧,虽然刘浪很不想承认,但日语很牛逼的刘浪的确在英语上不咋的,说YES和NO已经是他目前最高水平。
 
    谁也不知道,曾经的西陲之虎懂得至少五六个国家的语言,就是对英语很挠头,好在,和做为共和国利刃的他打交道过后的家伙都是死人,他这一短处没什么露怯的机会。
 
    很显然,叶大师露的这一手也震住了小洋妞儿,进了华清园就不由自主带上几分傲气的小洋妞儿这会儿也老实多了,带着几分讶异用英文回应道:“您认识我的老师?”
 
    “哈哈,汤姆斯可是我的老朋友,当年我在哈弗大学求学的时候,他一直对东方考古充满了兴趣,这次终于让他的学生来替他完成他的梦想,前些日子还特意给我来电请我对你予以帮助,不过因为兵荒马乱我一直找不到你的行踪,能在这儿看到你,也算是对汤姆斯有交待了。”叶企孙微笑道。
 
    不过这次可是用地道的中国话在说了。
 
    刘浪这才想起,老叶同志可是芝加哥大学学士和哈佛大学的博士,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且,大师这心思之敏锐,估计也是没谁了,看着某人的大白眼就知道有个土著听不懂英文,而小洋妞儿绝对精通中文,所以马上又切换回中文了。
 
    在听到叶企孙也在哈弗大学求过学和自己的老师也老朋友之后,小洋妞儿的表情可比先前严肃多了,微鞠一躬道:“叶教授,劳拉很高兴今天能认识您。”
 
    “呵呵,劳拉,不必如此多礼,欢迎你来到中国。”叶企孙微微一笑,却没有像和先前刘浪一样互相谦让。
 
    劳拉这一礼是遇见长者时才用的,西方人和东方人不同,施礼你得受着,否则就是看不起对方,而中国人却总要谦让一番才行的。
 
    一种直接,另一种谦和,至于那种更好,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待两人都坐下,叶企孙这才微笑道:“刘团长刚才所说的,我其实早已经有了人选。。。。。。”
 
    刘浪不由喜上眉梢,他知道,整个三十年代,叶企孙所教授的弟子也不过一百多人,可就这一百多人,无论是在湾省还是在共和国甚至是在大洋的另一边,几乎所有人的名字都在历史的天空中闪耀过。
 
    换句话说,无论是谁,闭着眼睛随便挑,都是精英。
 
    由此可见,叶企孙这名头上挂着教育家的名号,实在是实至名归。至少,刘浪再未听过还有那个人,能教出如此之多的牛人。
 
    叶企孙话还未说完,门突然被推开。
 
    “先生,我们三个要去四川。”浓眉大眼的熊真和一壮一瘦两个学生急匆匆跑进办公室,急吼吼地说道。
 
    刘浪坐着不动,快笑歪的嘴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愉悦。
 
    不枉他费力气陪小青年们玩了场篮球赛啊!终于见效果了。
 
    熊天才上钩了。
 
    “胡闹,我正在和客人谈事,你们三个跑来做什么?”叶企孙一拍桌子怒声道。见三名爱徒低着脑袋不说话,却也倔强着不离开,叶企孙只能朝刘浪抱歉道:“刘团长,叶某教徒不严,让你见笑了。”
 
    话是这么说,但叶企孙对这三位的维护之意却是显而易见。若是换成别人,自己和重要客人谈话的时候有学生来打扰还杵着不走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这个时期,尚遵循着古礼,尊师若父,不准打骂体罚学生的规矩可是万万没有的。那会像未来共和国批评一下学生,家长就敢告到教育局去。
 
    “哈哈,叶先生言重了,这几位同学如果想去,我真是求之不得欢迎之至。”刘浪站起身笑道。
 
    “你们三个,这位,就是我曾经给你们说过的。。。。。。”见刘浪也不怪罪,叶企孙自然也就就坡下驴指着刘浪给自己这三位学生介绍起刘浪来。
 
    “叶先生,不用,我和贵徒刚刚已经见过面了,是不是,熊同学?来,三位,再次认识一下,鄙人独立团刘浪。”刘浪笑眯眯地冲熊真等三人伸出了手。
 
    “彭武”、“钱伟”,另两个学生自我介绍的名字让刘浪脸上的花差点儿给开炸了。这二位在战争期间虽比不上熊真惊才惊艳,但在共和国核研究的十一位顶尖科学家名单上,他们可是排在前几位的人物。
 
    老天爷,您的后门
    本身老师对自己沉迷于各种体育竞技运动都颇有微词,结果还拽着人家大团长一起打,熊真心里终是有点儿发憷。
 
    “先前熊真同学给我指过路,若不是这样,我哪能这么快找到叶先生你的办公室,华清园,可是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啊!”刘浪却是接过话头笑着说道。
 
    以熊真为首的三名学生顿时头如捣蒜。
 
    刘浪肚子都快笑疼,如果把二位未来大科学家糊弄老师这事儿记上一笔,以后讲给他们的学生听,会不会被这二位追杀?
 
    “这样吧!你们先坐下,想去我独立团在四川建的那个实验室,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你得有点儿本事才行。”刘浪这会儿倒先端上了。
 
    这其实也是人性,如果很轻易得到的,不仅不会珍惜,而且还会心存疑虑。反之,却会倍加珍惜。
 
    果然,熊真率先站起,“刘团长,您出题考我们便是,如果我等学识不够,自然会继续在先生处继续埋头深造,绝不敢有何怨言。”
 
    不过,从他自傲的表情来看,显然,他对刘浪出的题目,真心的,不怎么怕。